欢迎进入建造师招聘!  手机客户端 |  微信公众号 | 

登录 | 注册 企业服务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

让·努维尔让建筑“消隐”,戈登·马塔将建筑“拆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   信息来源:建造师直聘网   浏览次数:

每一座城市的地标性建筑往往反映了其人文精神和历史积淀。然而,随着现代城市化的快速发展,建筑越来越相似,成为一种刻板的复制和模仿。同时,即使我们总是在大楼的内部,日夜与它相处,我们也很少发现它有什么样的生命力。当国际风格让建筑越来越乏味时,建筑师应该如何建造?除了引人注目的夸张造型,我们能否回到历史的语境中去寻找答案?

另一方面,总有闪亮的建筑要建,老建筑要拆。当贫民窟被夷为平地,大量人口流离失所时,建筑师能否也为穷人提供生活和生活方案,使城市更加包容和温柔?

最近,建筑双展“让·努维尔:在我的心目中,在我的眼中属于……”而“戈登·玛塔·克拉克十年”同时在上海当代艺术馆开幕,展示了建筑师们从不同角度对城市和人民的思考和关怀。

所有的建筑都是一种会议

法国建筑师让·努维尔一直反对建筑的融合。尽管他在世界上有200多个建筑项目,他仍然追求不断的变化。他希望游客们在利用光影体验沉浸式体验的同时,能够思考人与建筑的关系。他希望“非物质化”建筑,将情感注入其中,并与人们互动。

 

在这一展览中,有六种艺术作品以其建筑形式:卢塞恩文化和会议中心、拉德万斯的结束、柏林老弗耶百货公司、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、玻璃塔、53西街第五十三街、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、永无止境的塔楼、前三个半小时由Jean Nouvel担任导演的公开电影展示了他的建筑生涯。在展览开幕当天,努维尔与卡地亚基金会的elvi Sanders进行了对话,讨论了建筑融合的现状、建筑与人的关系以及技术变革对建筑业的影响。

在努维尔看来,这次展览就像是一种“越轨”行为。与一般展览不同的是,他把自己擅长的光影搬进展厅,把展厅变成一个黑暗的“剧场”,让参观者“进入”建筑,与展品或建筑建立联系。在展览场地播放电影也是有特殊意图的,因为电影和建筑都必须应用光影原理。建筑和电影一样,需要“背景”,有“不同的主题”,可以激发人们的欲望和思维能力。因此,这部展现建筑师建筑生涯的影片,就像是对新生代梦想的叙述。它不断地告诉游客他们对人和建筑的思考,他们对城市、文化和历史的关注。

在展览场地播放这部电影还有一个特殊的目的

正如努维尔自己所说,建筑应该传达一种情感。作为一个建筑师,他应该首先被他的作品所感动。他还希望游客能亲自参观这些建筑。因为它能体会到它的细节,当人们深入其中,而不是远眺,他们会有更多不同的感受。他还开玩笑说观众“太严肃了”。如果这个幽闭幽暗的展厅被视为努维尔为观众特别设计的“建筑”,观众实际上可以随时躺下、站立或离开,再次回到现场。他相信“每次你来,你都会有不同的经历。”

在对话中,让·努维尔批评了国际主义风格导致建筑趋同的现象。在他看来,建筑需要融入到特定的场景中,要考虑到其背后的历史积淀和地理环境。就像世界上找不到的树叶一样,这座建筑应该是独一无二的。不幸的是,一些建筑没有自己的基础,比如一种强加的、故意设计的风格,悬浮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体验中。

努维尔把这部分归因于官僚主义,官僚主义遵循“技术第一”和“藏在上层决策者的硬壳里”,在他看来,虽然这种麻木、漠不关心的“美”态度不易察觉,甚至有时可以被看作是一种冷静、冷静的品质,但也会像传染病一样蔓延,使人们对建筑物及其周围环境失去意识。

为了避免这种情况,努维尔希望通过光影的运用和建筑“非物质化”的努力,摆脱僵化或冷漠,找回自己的灵魂。但与一般引人注目的设计不同,努维尔对建筑独特性的追求是通过“消隐”来实现的。新贵喜欢用一些材料来增强建筑物的透明度。通过光影的运用,使建筑非物质化,与环境融为一体。按照他自己的说法,“当前的建筑环境已经变得如此复杂,我们必须到建筑的外部去寻找意义的表达”,所以在他的作品中,建筑不仅是人们工作、放松和生活的地方,而且包含着他对历史语境和人文精神的反思。在他看来,建筑和人类一样,应该有自己的尺度,建筑应该摆脱标准化、可复制的模式,成为城市文化和人文精神的延续。例如,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的代表作品,选择了玻璃材料,并利用光的折射和反射原理,使天空、周围的树木和街道反射在玻璃墙上,模糊了建筑与环境之间的界限,创造出独特的魅力。

 

展览场地

另一方面,“可持续理念”也是新潮的目标,“绿色植被”是新潮建筑作品中的重要元素。在他看来,“植物是动态的东西”,所以他也希望利用各种技术打破自然环境和人工环境的界限。

科学技术的发展也对建筑业产生了影响。现场有观众提问。如果计算机可以用于设计,建筑师的存在意义是否会被削弱?

努维尔对这个问题非常乐观,他认为技术的发展不会破坏建筑师的生命力。他认为计算机可以帮助设计,但不能创造想象力,所以我们不需要把技术看作一个可怕的怪物。相反,它也可以产生新的美学和思维方式。建筑师所需要的是在不抛弃旧方法的前提下,与新技术站在同一条线上,找到它们之间的平衡与张力。

戈登·玛尔塔:梦想有一座活生生的建筑

如果纽维尔想通过建筑的“非物质化”和“淘汰化”来整合建筑和周围环境,从而完成“所有标准化、可互换和毫无根据的预测模式建设项目的投诉”,那么美国建筑师戈登·玛塔,通过对建筑的“切割”和“拆除”审查和批评,展示了他对战后“城市复兴计划”的思考。他将大楼拆开,让人们暂时退出日常生活,用一种外在的态度去了解所覆盖的百态。他还努力为穷人提供生活和生活空间。

戈登·玛塔是20世纪建筑史上一个独特的案例。在这次展览中,参观者可以看到100幅绘画、60幅照片、8部电影和从1968年到1978年的220个艺术家档案。”他说:“我对合成生活比艺术更感兴趣。”他指的是这座建筑本身是一件可以创作的作品,以其著名的“切割”实践和“无政府建筑”推测而闻名。戈登玛尔塔的第一个切割系列始于1971年。他认为剪裁建筑是一种戏剧性的表现,试图推断人们日常生活建筑的脆弱性和不稳定性,以及它所包含的复杂性和隐秘生活。1973年底,他第一次在作品中把整栋楼整个“窑洞”都砍掉了。1974年,新泽西一座废弃的房子被分成两部分,其中一半稍微向后倾斜,完成了最著名的作品《分裂》。1975年,他在芝加哥完成了他最后一项也是最有争议的工作:加勒比橙,然后死于癌症。

 

 

玛塔的大部分切割是在即将被拆除的废弃建筑上进行的。因此,他的一些作品非常短命。很少有人见过切割实体。不到半小时,他的一些作品就被拆除了。但玛塔也留下了有争议的图像和绘画。对他来说,“电影是传达他戏剧表演的关键媒介,它试图穿越建筑、空气和地球。但在艺术家重新创作之前,这部电影也传达了我们不断变化的日常环境的超现实性质。”在本次展览中,参观者还可以通过玛塔留下的照片和影片“避免”玛塔当时切割大楼的危险,享受这种“延迟的愉悦”,体验“日新月异的超现实主义日常环境特征”。

此外,展出的100幅玛塔画作并非工程图,而是个人笔记。这些画就像“白日梦”,从树木和结构的相互转化开始。虽然他在画树,其实他也在画建筑,因为“玛尔塔·克拉克的梦想是某种难以捉摸的东西——活生生的建筑”

 


友情链接

挂靠网 建筑英才网 上海昌硕招聘 建筑工程培训 友链qq:2433548135